fbpx
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

妖妖與伶雅|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優勝者故事

在妖妖確診HIV之前,妖妖和伶雅就已經是朋友了。在妖妖感染HIV後,伶雅依然對他和一視同仁,並沒有因為HIV身分而給予特殊的對待,這讓妖妖覺得舒服。妖妖想讓更多的人知道,合適的醫病關係和友情應該是怎樣的。

閱讀詳情
Uncategorized

Rx: still life 劇場行動計畫即將展開

愛滋病毒與臺灣共存已有38年,在能妥善治療且有效防疫的現下時空,因病毒而形塑的污痕與歧視征途卻仍在延展。感染誌期待在這一年裡,經由《℞: still life》邀請公眾、演員及計畫參與者們加入劇場行動,並肩檢視病毒在當代社會存在的數個真實片刻,使觀者浸於感染者的體驗與現實。

閱讀詳情
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

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,臺灣優勝組合名單正式公布。

臺灣歷經超過一個月的提名過程,經遴選後產生四組,一同克服愛滋歧視與污名的優勝組合。臺灣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優勝組合的故事面向橫跨「面對愛滋醫療侵權與申訴」、「COVID-19確診時的愛滋健康照護」、「平等的健康照護關係與藥物成癮與控制」,這些優勝的健康照護者,陪伴提名人走過生命中的重要時刻,並持續地為愛滋社群提供零歧視與去污名的服務。

閱讀詳情
倡議參與

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,愛滋零歧視照護者提名活動正式展開

我們誠摯地邀請愛滋感染者及受愛滋病毒影響族群,提名您在個人愛滋醫療經驗中,曾陪您一起戰勝愛滋污名與歧視的健康照護者,並且讓您與您的健康照護者,能夠有機會接受表揚,並讓您們的故事成為「促進提供愛滋零歧視與去污名醫療服務」的重要關鍵。

閱讀詳情

U=U然後呢?

愛滋感染者透過每天服用藥物,就可以穩定抑制體內的病毒。當達到「測不到」狀態時就代表不會透過性行為傳播愛滋病毒,也就是所謂的U=U(Undetectable=Untransmittable,測不到病毒就不會透過性行為傳染愛滋)。不過,U=U就足夠了嗎?讓我們在農曆年前聚在一起,一起探討U=U實證出現之後,那些我們仍需要持續關注的愛滋人權、治療經驗與愛滋發聲。

閱讀詳情